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

深夜里翻出笔记本里早些时候摘录的一段文字:

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苟且偷安,另一种过着真正的生活。对于前一种来说,浮生如梦。如果他们在温暖柔软的床上做场梦,他们就认为十分满足了。对于另外一种人,真正的人来说生活是丰功伟绩。如果跟外部顺利的环境不发生冲突而能完成丰功伟绩,那是幸福;在自愿忍受贫困和苦难的条件下,那也应该是幸福;确确实实是幸福,不过附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一个人必须在内心直观或者绝对生活的自觉中消灭自己的我,然后再在绝对生活中获得它。可是,为达到这种内心净化的境界起见,必须经过许多斗争,忍受许多痛苦。并且对于这内心净化来说,全力奔赴的人虽然很多,但是合乎标准的人却很少。

 

每一个人都有幼年时期,或者是精神和大自然不自觉的和谐一致时期,由于和谐的结果,在他看来生活是幸福。虽然他并不意识到这种幸福。幼年时期之后是青年时期,也就是成年过渡的时期;这个时期往往是分裂不调和,因而也是犯错误的时期。一个人已经不满足于自然的意识和朴素的感觉。他想知道更多;可是因为他在获得令人满意的知识之前,必须经过千百次的迷误,必须对自己作斗争,所以他有蹉跎的时候,这一点无论对于个人,或是对于人类,都是一个确定不移的法则。

 

他生来是沉思的,忧郁的,像一切内倾的人一样;也是热情的,像一切灵魂高尚的人一样;一切邪恶都在他心里激起猛烈的愤怒,一切善良都使他感到幸福。他爱他父亲,差不多把他当作偶像崇拜,因为他的父亲不是没有内容的空洞的形式,而是他的灵魂向往的那种美好伟大的东西。他有一些朋友,他们是奔赴美好目标的伴侣,却不是酒肉之交,不是欢宴的参与者。最后,他爱上了一个少女,这种感情给他带来了生活的信心和生活的幸福感。我们不知道他会不会成为一个命定在自己人民生活中开辟时代的伟大君主,可是我们知道使所有依赖他的人得到幸福,并且促进所有善良的事物向前发展,对他来说就是意味着统治。

 

可是我们所设想的这样一个哈姆莱特只是优美因素的集合,这些因素有朝一日应该会形成某种确定和实际的东西;他还不过是美好的灵魂,但还不是实际和具体的人。但目前对生活感到幸福和满足,因为现实还没有和他的梦想背道而驰;他不知道美好的只是实际的东西;这种心情是精神幼年时期的心情,随之而来的必然是分裂;这是一切正派的人共同的不可避免的命运;可是通过内心斗争和自觉,摆脱不和谐和分裂而达到灵魂的和谐却仅仅是优秀的人的命运。

Advertisements

About dezhaos

What Can I say?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