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急流年滔滔逝水 红尘滚滚过客匆匆

未名2004毕业纪念册里有篇短文〈重来回首已三生〉,一看就是出自熟读红楼梦的人的手笔。弥漫着面对滚滚红尘的无助和虚无感。结尾一句是:这苦苦纠缠的人生 原也不过是红楼一梦。

“过去也许是为了被想起,也许可能是为了被遗忘。我其实一直是过得这样无情的平淡,甚至故意去疏离那些更细腻的情感,或者更深入的思考。我大大咧咧的一日日重复这质地粗糙的生活,不想过去,也逃避将来。我寒怕这些终极意义上价值为零的生活内容一旦停止下来,那些最原始最深沉的悲哀便会泛滥个一塌糊涂,直至淹没我对这世界人生的所有勇气和信心。”这也许是一种聪明的做法,保持对终极问题的疏离。

“佛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既然来处住处去处皆是虚妄,那么心又该寄托在何处?答案永不呈现。只有急急流年如滔滔逝水,将这红尘里无尽欢喜悲哀挟裹而至,又冷冰冰的席卷而去。”

 

对于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何必这么执着呢?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以感恩的心对待上天赐予的这几十年旅程。哭过,笑过,痛过,乐过,爱过,活过。然后离开。生命和草木的荣枯一样自然有节奏。其实,来生,也许我们是以另一种生命形态呈现;我们一直不曾消失。

 

〈红楼梦〉给我的感觉是其他任何文章如果不能提升到这种终极关怀的高度,我都觉得不值得看。并且把这个作为区分好的作品和垃圾的标准。除了终极关怀之外我最深爱的就是贯穿始终的优美诗意。

希腊神话能带给我类似的感觉,所以我喜欢。

 

我渴望绚丽华美的生命。

 

然而我们真正生活着的尘世要粗糙的多,她远没有我们理想中的华美的质地,更不容许精致的哀伤。为了和心中理想的自我理想的生命相亲近,我们试图保持对现实的疏离感;并且试图从音乐,文字,建筑,绘画甚至爱情中找到熟悉的景象并为之深深迷恋。这其中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智慧去做一个平衡,那将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也许 真的有一天你会听到自己高贵无尚的理智像琴弦一样断裂的声音。当海子躺在铁轨上的一刻 他在想什么呢?我将离开这个粗糙混乱的世界去追寻我的理想的生命我的永恒。世界上还有尼采一样的疯子,其实他们的所谓“疯”是指他们生活在另一个不被我们常人所理解的维度;这对他们来说也许是一种更彻底的解脱呢。

 

在我看来,试图解脱是一种徒劳的努力。生命无须洞察,大地自己呈现。

 

我试图解释长期以来我遭受的困惑;我忠实地记录我的探求,是为了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追寻;不是说这样的追寻无益,而是这样一个过程就像独自一个人去攀登积雪的孤峰,不但有登攀时的险阻,更有登临峰顶时彻骨的寒冷。

 

虽然 我也想往站在绝顶之上俯瞰苍茫大地,以及天地相接成一线的壮丽景象或仰望神秘的星空;但一生之中这样登顶的机会要少之又少,因为 冷,普通之躯难耐这种彻骨的寒冷。

 

(世界上最圣洁纯净的是积雪的山峰,最优美的姿态是飞翔;所以我设想一个绝美的画面就是:从一个高高的孤峰上自由落体,然后在下落的过程中生出一双巨大而又美丽的翅膀,飞越高山和大河,飞过田野和草泽;接到庄周的逍遥游了。Sigh,

 

时值 公元2006-4-28 凌晨315

 

Advertisements

About dezhaos

What Can I say?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红楼一梦.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