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6

大学精神

香港中文大学对学生的期望: 大学期望中大毕业生除了拥有渊博的学识和丰富的常识外,对所修学科应力臻精深,不但要成为专材,也藉此体验认真钻研求索的精神。他们应该精通中英语文,具备数学能力,分析技巧,以及配合这个年代的资讯科技能力,尤其培养到终身学习和专业发展的自学能力,今时今日,这种自学能力要比从大学教育获得的资料性知识更加可贵。他们要养成博览群书的习惯,会得判断和独立思考,善于沟通,能在团队里合群工作。同学对中国文化应有深切了解,从而培养出对国民身份的认同和对民族的自豪感。他们应该懂得接纳及欣赏其他文化,以至对不同文化的差异能有敏锐触觉,广泛包容,更具有国际视野。他们应该对自我,家庭和社会关怀爱护,意诚心正,作为公民和领袖,为社会做出贡献。他们应该对人生有目标,责任感和承担,由服务社会的热诚,并且品味高雅。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流年剪影

 广陵散矣

Posted in 红楼一梦 | Leave a comment

一剑霜寒十四洲

永远的巴斯滕 那一夜,风清云淡,月华星光.我却已没有感觉:今夕何,纵有红巾翠袖,谁抹英雄之泪? 为什么预料中的事,仍叫人如此神伤?为什么早知道会是这样一个无言的结局,事到临头仍是忍不住心口的痛? 惊才艳艳的巴斯滕,肝胆冰雪的巴斯滕,腼腆迷人的巴斯滕……我该怎么说你,才是球迷心中永远的巴斯滕?对于球迷来说,你意味着太多太多,以致于报纸上那“巴斯滕结束球员生涯”的标题,变得如同讣告一般惨不忍睹.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没有气壮山河的英雄,一骑绝尘的侠士也只有在武侠小说中才可找见.但是我们还有巴斯滕 .即使卧病蛰伏,我们还有巴斯滕可以期待.“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粹,”若是没有了巴斯滕, 我们还能指望在球场上找到什么?辫帅古力特吗?早已是“风月无情人暗换,旧游如梦空肠断” .斑马王子巴乔吗?从来都让人找不到感觉,他和他追逐的梦只能擦肩而过.南美独狼罗马里奥呢?这只嗜血的荒原之狼总是孤独地游弋和捕食,这注定了他只是杀手而非枭雄,只能灿烂一时而不能成为永恒.至于马拉多纳,自从这头狮子被猎杀在令人心碎的美利坚之夏,我们对他早已无话可说.同是天才,他和巴斯滕之间却有着魔鬼与天使的区别. 想起“红星”闪耀时同样羞涩清秀的斯托伊科维奇,巴尔干半岛的火药味呛住了他的灵气,而今硝烟未尽,我们却已要将他遗忘.想起布莱克本的救世主阿兰.希勒,同样因伤缺阵,人们却不敢不在射手榜上为他留一个位置.然而这只故园情重的英格兰之鹰,能够冲出前辈们为之折翼的英吉利海峡上空的阴霾吗?想起同样在阿贾克斯成长的少年英雄克鲁伊维特,一夜成名的经历可曾让他找到些许当年师兄走过的星光足迹?但愿他不要把这一切看得太飘飘然了.也许我们太奢求,以致于吉格斯 ,皮耶罗,罗纳尔多这些弱龄少年们,都在我们饥渴而挑剔的目光审视下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然而,我们并没有在任何人中发现巴斯滕,是那么渺远难求的巴斯滕,——没有人可以像你. 关于你的零角度射门,关干你的清丽绝俗一剑,他们已有太多描绘.那一剑的风情,有谁知,有谁晓,又有谁可攫其锋?一剑光寒十四洲,待回头时已惘然.那一份空灵与飘逸,而今依稀似梦里. 总在心头挥不去那一支古老的曲子:“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一曲叹惋,一曲悲怆,笑傲江湖已成广陵散矣,想当年金戈铁马, 到而今情何以堪? 其实这未必不是一个完满的结局.巴斯滕,也许我该为你单手拍掌,庆幸你从此远离尘嚣,只留下天鹅绝唱般动人的乐章供人回味.未来漫长的日子里,你可以从容面对那伤心的脚踝.我不敢想象你重出江湖会是什么样子,也无从猜测你那敏锐的感觉和过人的灵气是否依旧.就算一切是杞人忧天,我仍然担心你脆弱的伤口是否还经得起球场上人为的风暴 ?纵然曾是倾国倾城的佳人,“昔日再来”却只不过歌中的唱法,何必要等到众芳芜秽,美人迟暮,再来品那英雄不再的悲哀?君不见饶舌的贝利已让许多人皱起了眉头,君不见不甘寂寞的马拉多纳已越来越寂寞?带着踝伤优雅地退场吧,巴斯滕将是永远的传奇. 你说:“没有足球的生活可以是不错的,如果你远离足球,那么仍会有些好回忆留下.”这不像是一代球星说出的话.至少,贝利不会说,贝肯鲍尔也不会说,——但我相信这是你说的话.坦率而纯真,一如你的本质.因为,你的本质是诗人.敏锐和丰富的触觉,惊世艳艳的才华,那都是诗人独有的天赋.你总是让我想起那位哀婉忧艳的满清词人纳兰容若.在鄙俗庸懒的尘世中,一往情深的纳兰容若遗世而独立.“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从风神潇散的翩翩少年到冷暖自知的沧桑中人,纳兰容若和巴斯滕有着惊人的相似:他们都有极高的文化素养,是自已身处环境中的另一类人,他们都在而立之年猝然中止了绝代才华的展露——纳兰容若撒手人寰 ,巴斫滕挂靴归田. “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曾知.”英年早逝的纳兰容若赢得了无数身前身后名,但是他心中真正的痛,又有谁知呢?巴斯滕只是对剑而已,赞誉已如潮水般涌来,而我们可曾问过他真的开心,真的满足吗?我们可曾问过他真心里想做什么?贝鲁斯科尼举着AC米兰的会旗在向他招手,长袖善舞的阿德里亚诺则已在其官僚机构中为他腾出了一块地方. 呜呼,归去来兮,田园将芜湖不归?巴斯滕,远离足球场上那些叫嚣吧,你可以自已选择!不必再留恋AC米兰的繁华,你不知道他们要的只是你的名字吗?我已忍受许久,可是我再也无法忍受他们与你签下的一纸合约,便买断了你的显赫声名,买断了你的自由之魂,更买断了无数球迷对你的企盼!忘掉过去吧,巴斯滕,我不忍再看你成为一名世俗的宫僚或是宣传工具,你已退出,既无名也无利.如果意大利是一块伤心之地,那就回家吧,回到你美丽的祖国去.你忘了那旷野的风车,忘了那水边的黑郁金香吗?黑天鹅已悄然收拢了他的羽翼,憔悴的你,难道还要效那泉边的美少年,顾影自怜自己水中的美丽吗? (最早看到的一篇印象深刻的球评,冲动之下买了一身漂亮的阿根廷球衣)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Game Over

今天 我的论文答辩结束. 我的大学生活也随之完结了.本空间也可能从将要到来的七月宣布自杀.   一切都结束了.   七月    那一年的寒风中,我化了很浓的妆第一次牵你的手啊,却装作老练的模样我等你说,等你说我漂亮哦,真的,我真的很想 又一年的夜色中,你遮住星星的光第一次吻我的脸啊,多少有些惊慌你等我说,说我是你唯一的港哦,真的,我真的很想 七月的无奈,我们尽量不去想你说你的山,我说我的水乡七月的无奈,我们尽量不去讲哦,真的,也许真的很傻 那一年的大雪中,你轻轻敲我的窗告诉我你堆的雪人,很像很像我的模样你等我说,说我真的感动啊哦,真的,我真的很想 那一年的大雨中,我倚在你的肩上让雨水渐渐洗去,两情很真的脸庞我等你说,说你爱的好疯狂哦,真的,我真的很想 七月的无奈,我们尽量不去想你说你的山,我说我的水乡七月的无奈,我们尽量不去讲哦,真的,七月真的很长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石头记

看遍了冷冷清风吹飘雪渐厚鞋踏破路湿透再看遍远远青山吹飞絮弱柳曾独醉病消瘦 听遍那渺渺世间轻飘送乐韵人独舞乱衣鬓一心把思绪抛却似虚如真深院内旧梦复浮沉一心把生关死结与酒同饮焉知那笑黡藏泪印 丝丝点点计算偏偏相差太远兜兜转转化作段段尘缘纷纷扰扰作嫁春宵恋恋变挂真真假假悉悲欢恩怨原是诈   花色香皆看化

Posted in 红楼一梦 | Leave a comment

just a little perplexity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精神地标

我们所看到的世界是我们过去所有经验的总和,由于没有两个人的经历是完全相同的,所以我们看到的世界也不同。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都是在用自己的取景框观察世界。   中国古代的读书人,阅读相同的典籍,熟知相同的典故,熏染相同的文化。如果不是超凡脱俗到成为圣人,就不难遇到知音。   在今天这个资讯如此发达的时代,人们打发时间的发式是如此的多,我们可能在做着完全不同的事情,以致于遇见和自己交集的人变得非常的困难。这里我想把雕刻大脑地图的书籍,影视,音乐,人物以及经历作一个简单的列表。他们就像精神地标,我们或许可以藉此识别同类。   图书List:   《海的女儿》 美丽的人鱼,在天国的女儿的中间是没有不死的灵魂的,除非她能获得一个凡人的爱情。我看过的最美丽的童话 《小王子》我们需要彼此驯服,就像小王子驯服玫瑰或狐狸一样。 《中学生阅读》我不知道这个杂志的发行范围多大,中学时喜欢的杂志。 《读者》 《文化苦旅》 高一的时候,姐姐借给我的两本书之一,另一本是倪萍的《日子》。日子的内容忘了,而《文化苦旅》对我来说就像启蒙读物一样,藉此一窥中国历史长河中浮泛过的那些人那些事。 书页极其洁白,似有书香。多年以后,我在不同的地方翻看同一本书,却再也找不到当时的感觉了。 《飞鸟集》 你的疑问的眼神是含愁的,那是要了解探寻我的意思,就像月亮探测大海。 《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 蓝色的桔梗田,狐狸的窗户。再染你的手指吧,再组成菱形的窗户吧。 当我把手指架成菱形的窗户向外张望时,你不要诧异。曾经的梦想你还记得吗? 那些日子,柠檬花开。花开花落,留下一片空白。 我在开始的开始,看到了别人结束的结束。很不幸。 《人类文明之旅》顺着历史之河漂流 《美的历程》 《城南旧事》 《幻城》 站在19岁的尾巴上读的同龄人的小说。写的很漂亮,中间的卡通插页也很漂亮。 《边城》 一个老人,一个女孩,一条狗,一只渡船。 我喜欢这样简洁的东西。由边城认识了沈从文,认识了张兆和,知道了他们的故事。“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不会老去,但诗人自己却老了。”他们都不在了,但是我知道有人曾这样真实地活过。相关的一篇文章《粗布棉袱》 《哈姆雷特》To be or not to be , That i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