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6

咸阳古道音尘绝

  西出阳关就无人回还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

断章取义而已,聊摹生活情状 而今夜,我想起的是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夜色笼罩姐姐, 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德令哈……今夜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抒情。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让胜利的胜利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姐姐,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人在旅途,歌在未央

  人生如此 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 西出阳关 寂寞的角落   Beautiful MTV   一生所爱 最熟悉的陌生人 蝴蝶来过这世界 Big big world 忘忧草 轻舞飞扬 Promises don’t come easy 恋恋风尘 花火 千千阕歌 棋子 那些花儿 骊歌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独立小桥风满袖 平林新月人归后

一路奔跑回来,斜倚小桥,风凉凉地吹。 一首一首唱歌,其实是哼唱其中最熟悉的旋律。 《东风破》 《流浪歌手的情人》 今晚的我也真像流浪歌手,只是差一把吉他。 《恋恋风尘》 这个最适合弹唱 《青春无悔》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北风》 每当凉风起的时候,总会想起这首歌,透彻心扉的凉 《一生所爱》 下午还在复习紫霞出场时的对白,太精彩了 《遇见》 阳光照在床上的正午 《寂寞在唱歌》 《蓝莲花》 《曾经的你》 《滚滚红尘》   一种情怀,亘古苍凉。笛子和古琴伴奏更加古典 《射雕》 《Dying in the sun》 其实是Dying in the moonlight 《人生如此》 接下来就是啸歌了   唱累了,回去睡觉。又醒来,于是跑出来上网。"活色生香"的生活啊。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我爱过的人,爱过我的人 愿他永远是云烟,永远是少年

玉莲: 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离开一柜柜埠,一个本来就不属于我的地方。关于我的身世,你看完桌上那本《菠萝油王子》自然会明白。我是一个没用的王子,没骑过白马,没斗过恶龙,没救过公主,没燕子,没花,没从自己身上挖出一粒宝石拯救苦难的人。上天赐给我一个花园,我把它弄得一片荒芜。后来,我以为我已经接受了,特别是遇见你,我以为我可以做一个踏踏实实,平平凡凡的快乐人。我和自己说,眼前的东西已经是上天再给我的恩赐,是我又一次的机会去学会珍惜。但事实上,我不甘心,我也不能忘记,我不能无声无息步入黑夜。于是,玉莲,我走了,去找回我前半生失去的东西。玉莲,你是一个最好的女子,这几年,如果不是你,我不可能熬得过来。但是,玉莲,忘记我吧,去找一个更爱你,更懂得掌握自己生命的人。我这次回国,凶吉未卜,再过几年,你还没听到远处一个王子复国的消息……我想,我的故事也已经完结了。但你比我坚强一百倍,你要像结识我以前那样,快快乐乐生活下去。                                                                                            永远负你的菠萝油王子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

“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 鸂鶒溪头风浪晚,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隐隐歌声归棹远,离愁引着江南岸。” 一阵轻柔婉转的歌声,飘在烟水蒙蒙的湖面上。歌声发自一艘小船之中,船里五个少女和歌嘻笑,荡舟采莲。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那唱歌的少年已不在风里面,不用再怀念。   当岁月和美丽已成风尘中的叹息你感伤的眼里有旧时泪滴相信爱的年纪没能唱给你的歌曲让我一生中常常追忆   当秋风停在了你的发梢在红红的夕阳肩上你注视着树叶清晰的脉搏她翩翩的应声而落你沉默倾听着那一声驼铃象一封古早的信你转过了身深锁上了门再无人相问 那夜夜不停有婴儿啼哭为未知的前生模样那早榭的花开在泥土下面等潇潇的雨洒满天每一次你仰起慌张的脸看云起云落变迁冬等不到春春等不到秋等不到白首 还是走吧甩一甩头在这夜凉如水的路口那唱歌的少年已不在风里面你还在怀念那一片白衣飘飘的年代那白衣飘飘的年代那白衣飘飘的年代那白衣飘飘的年代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那一晚我的手牵着你的手,迷惘的星夜封锁起重愁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   你们想一定很快要放假了。我要玖到××来看看你,我说,“玖,你去为我看看××,等于我自己见到了她。去时高兴一点,因为哥哥是以见到××为幸福的。”不知道玖来过没有?玖大约秋天要到北平女子大学学音乐,我预备秋天到青岛去。这两个地方都不象上海,你们将来有机会时,很可以到各处去看看。北平地方是非常好的,历史上为保留下一些有意义极美丽的东西,物质生活极低,人极和平,春天各处可放风筝,夏天多花,秋天有云,冬天刮风落雪,气候使人严肃,同时也使人平静。××毕了业若还要读几年书,倒是来北平读书好。   你的戏不知已演过了没有?北平倒好,许多大教授也演戏,还有从女大毕业的,到各处台上去唱昆曲,也不为人笑话。使戏子身分提高,北平是和上海稍稍不同的。   听说××到过你们学校演讲,不知说了些什么话。我是同她顶熟的一个人,我想她也一定同我初次上台差不多,除了红脸不会有再好的印象留给学生。这真是无办法的,我即或写了一百本书,把世界上一切人的言语都能写到文章上去,写得极其生动,也不会作一次体面的讲话。说话一定有什么天才,×××是大家明白的一个人,说话嗓子洪亮,使人倾倒,不管他说的是什么空话废话,天才还是存在的。   我给你那本书,《××》同《丈夫》都是我自己欢喜的,其中《丈夫》更保留到一个最好的记忆,因为那时我正在吴淞,因爱你到要发狂的情形下,一面给你写信,一面却在苦恼中写了这样一篇文章。我照例是这样子,做得出很傻的事,也写得出很多的文章,一面糊涂处到使别人生气,一面清明处,却似乎比平时更适宜于作我自己的事。××,这时我来同你说这个,是当一个故事说到的,希望你不要因此感到难受。这是过去的事情,这些过去的事,等于我们那些死亡了最好的朋友,值得保留在记忆里,虽想到这些,使人也仍然十分惆怅,可是那已经成为过去了。这些随了岁月而消失的东西,都不能再在同样情形下再现了的,所以说,现在只有那一篇文章,代替我保留到一些生活的意义。这文章得到许多好评,我反而十分难过,任什么人皆不知道我为了什么原因,写出一篇这样文章,使一些下等人皆以一个完美的人格出现。   我近日来看到过一篇文章,说到似乎下面的话:“每人都有一种奴隶的德性,故世界上才有首领这东西出现,给人尊敬崇拜。因这奴隶的德性,为每一人不可少的东西,所以不崇拜首领的人,也总得选择一种机会低头到另一种事上去。”   ××,我在你面前,这德性也显然存在的。为了尊敬你,使我看轻了我自己一切事业。我先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无用,所以还只想自己应当有用一点。到后看到那篇文章,才明白,这奴隶的德性,原来是先天的。我们若都相信崇拜首领是一 种人类自然行为,便不会再觉得崇拜女子有什么稀奇难懂了。   你注意一下,不要让我这个话又伤害到你的心情,因为我不是在窘你做什么你所做不到的事情,我只在告诉你,一个爱你的人,如何不能忘你的理由。我希望说到这些时,我们都能够快乐一点,如同读一本书一样,仿佛与当前的你我都没有多少关系,却同时是一本很好的书。   我还要说,你那个奴隶,为了他自己,为了别人起见,也努力想脱离羁绊过,当然这事作不到,因为不是一件容易事情。为了使你感到窘迫,使你觉得负疚,我以为很不好。我曾做过可笑的努力,极力去同另外一些人要好,到别人崇拜我愿意做我的奴隶时,我才明白,我不是一个首领,用不着别的女人用奴隶的心来服侍我,却愿意自己作奴隶,献上自己的心,给我所爱的人。我说我很顽固的爱你,这种话到现在还不能用别的话来代替,就因为这是我的奴性。   ××,我求你,以后许可我作我要作的事,凡是我要向你说什么时,你都能当我是一个比较愚蠢还并不讨厌的人,让我有一种机会,说出一些有奴性的卑屈的话,这点是你容易办到的。你莫想,每一次我说到“我爱你”时你就觉得受窘,你也不用说“我偏不爱你”,作为抗拒别人对你的倾心。   你那打算是小孩子的打算,到事实上却毫无用处的。有些人对天成日成夜说,“我赞美你,上帝!”有些人又成日成夜对人世的皇帝说,“我赞美你,有权力的人!”你听到被称赞的“天”同“皇帝”,以及常常被称赞的日头同月亮,好的花,精致的艺术回答说“我偏不赞美你”的话没有?一切可称赞的,使人倾心的,都象天生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他们管领一切,统治一切,都看得极其自然,毫不勉强。一个好人当然也就有权力使人倾倒,使人移易哀乐,变更性情,而自己却生存到一个高高的王座上,不必作任何声明。凡是能用自己各方面的美攫住别的人灵魂的,他就有无限威权,处置这些东西,他可以永远沉默,日头,云,花,这些例举不胜举。除了一只莺,他被人崇拜处,原是他的歌曲,不应当哑口外,其余被称赞的,大都是沉默的。××,你并不是一只莺。一个皇帝,吃任何阔气东西他都觉得不够,总得臣子恭维,用恭维作为营养,他才适意,因为恭维不甚得体,所以他有时还发气骂人,让人充军流血。××,你不会象帝皇。一个月亮可不是这样的,一个月亮不拘听到任何人赞美,不拘这赞美如何不得体,如何不恰当,它不拒绝这些从心中涌出的呼喊。××,你是我的月亮。你能听一个并不十分聪明的人,用各样声音,各样言语,向你说出各样的感想,而这感想却因为你的存在,如一个光明,照耀到我的生活里而起的,你不觉得这也是生存里一件有趣味的事吗?   “人生”原是一个宽泛的题目,但这上面说到的,也就是人生。   为帝王作颂的人,他用口舌“娱乐”到帝王,同时他也就“希望”到帝王。为月亮写诗的人,他从它照耀到身上的光明里,已就得到他所要的一切东西了。他是在感谢情形中而说话的,他感谢他能在某一时望到蓝天满月的一轮。××,我看你同月亮一样。……是的,我感谢我的幸运,仍常常为忧愁扼着,常常有苦恼(我想到这个时,我不能说我写这个信时还快乐)。因为一年内我们可以看过无数次月亮,而且走到任何地方去,照到我们头上的,还是那个月亮。这个无私的月不单是各处皆照到,并且从我们很小到老还是同样照到的。至于你,“人事”的云翳,却阻拦到我的眼睛,我不能常常看到我的月亮!一个白日带走了一点青春,日子虽不能毁坏我印象里你所给我的光明,却慢慢的使我不同了。“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永远不会老去,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   我想到这些,我十分忧郁了。生命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用对自然倾心的眼,反观人生,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珍,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藤葛。   在同一人事上,第二次的凑巧是不会有的。我生平只看过一 回满月。我也安慰自己过,我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我应当为自己庆幸,……”这样安慰到自己也还是毫无用处,为“人生的飘忽”这类感觉,我不能够忍受这件事来强作欢笑了。我的月亮就只在回忆里光明全圆,这悲哀,自然不是你用得着负疚的,因为并不是由于你爱不爱我。   仿佛有些方面是一个透明了人事的我,反而时时为这人生现象所苦,这无办法处,也是使我只想说明却反而窘了你的理由。   ××,我希望这个信不是窘你的信。我把你当成我的神,敬重你,同时也要在一些方便上,诉说到即或是真神也很糊涂的心情,你高兴,你注意听一下,不高兴,不要那么注意吧。天下原有许多稀奇事情,我××××十年,都缺少能力解释到它,也不能用任何方法说明,譬如想到所爱的一个人的时候,血就流走得快了许多,全身就发热作寒,听到旁人提到这人的名字,就似乎又十分害怕,又十分快乐。究竟为什么原因,任何书上提到的都说不清楚,然而任何书上也总时常提到。“爱”解作一种病的名称,是一个法国心理学者的发明,那病的现象,大致就是上述所及的。   你是还没有害过这种病的人,所以你不知道它如何厉害。   有些人永远不害这种病,正如有些人永远不患麻疹伤寒,所以还不大相信伤寒病使人发狂的事情。××,你能不害这种病,同时不理解别人这种病,也真是一种幸福。因为这病是与童心成为仇敌的,我愿意你是一个小孩子,真不必明白这些事。不过你却可以明白另一个爱你而害着这难受的病的痛苦的人,在任何情形下,却总想不到是要窘你的。我现在,并且也没有什么痛苦了,我很安静,我似乎为爱你而活着的,故只想怎么样好好的来生活。假使当真时间一晃就是十年,你那时或者还是眼前一样,或者已做了某某大学的一个教授,或者自己不再是小孩子,倒已成了许多小孩子的母亲,我们见到时,那真是有意思的事。任何一个作品上,以及任何一个世界名作作者的传记上,最动人的一章,总是那人与人纠纷藤葛的一章。许多诗是专为这点热情的指使而写出的,许多动人的诗,所写的就是这些事,我们能欣赏那些东西,为那些东西而感动,却照例轻视到自己,以及别人因受自己所影响而发生传奇的行为,这个事好象不大公平。因为这个理由,天将不许你长是小孩子。“自然”使苹果由青而黄,也一定使你在适当的时间里,转成一个“大人”。××,到你觉得你已经不是小孩子,愿意作大人时,我倒极希望知道你那时在什么地方做些什么事,有些什么感想。“萑苇”是易折的,“磐石”是难动的,我的生命等于“萑苇”,爱你的心希望它能如“磐石”。   望到北平高空明蓝的天,使人只想下跪,你给我的影响恰如这天空,距离得那么远,我日里望着,晚上做梦,总梦到生着翅膀,向上飞举。向上飞去,便看到许多星子,都成为你的眼睛了。   ××,莫生我的气,许我在梦里,用嘴吻你的脚,我的自卑处,是觉得如一个奴隶蹲到地下用嘴接近你的脚,也近于十分亵渎了你的。   我念到我自己所写到“萑苇是易折的,磐石是难动的”时候,我很悲哀。易折的萑苇,一生中,每当一次风吹过时,皆低下头去,然而风过后,便又重新立起了。只有你使它永远折伏,永远不再作立起的希望。                          一九三一年六月   一个白日带走了一点青春,日子虽不能毁坏我印象里你所给我的光明,却慢慢的使我不同了。“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永远不会老去,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   我想到这些,我十分忧郁了。生命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用对自然倾心的眼,反观人生,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珍,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藤葛。   我也安慰自己过,我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我应当为自己庆幸,……”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