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6

不曾哭过长夜的不足语人生

我曾经害怕孤独,然后又习惯孤独,最后又为孤独而悲凉。我的家人,我爱过的人和爱我的人都不知身在何方。   给母亲的信         你还健在吗,我的老人? 我也健康。我祝你硬朗! 愿无比艳丽的晚霞的明光, 向你的小房尽情流淌。   乡亲们来信说你常想我, 想得很厉害,惊恐又忧伤, 常穿着老式、陈年的罩褂, 久久在大路上等待、彷徨。   每当夜幕将临的时候, 你的眼前总浮现相同的幻象: 仿佛我跟人在小酒馆斗殴, 让芬兰刀插进了我的心脏。   不会的,妈妈,请放下心来, 那不过是一场痛苦的幻梦。 我还不是那样的酒鬼, 不见你一面,我怎能死去啊?   我依旧是那样温顺善良, 心中只怀着一个愿望: 尽快从不安的惦念, 回到我们那低矮的小房。 我会回去的,等春天到来的时候, 咱白色的花园枝叶绽放, 只是你别像八年前一样, 黎明时分就唤醒我起床。   别再提起那些往事, 别勾起那未能实现的梦想, 我已过早地尝遍人生的疲惫和创伤。 不要教我祈祷。不必了! 再无法重返往昔的时光。 只有你能给我安慰和鼓励,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冷雨敲窗被未温

泠泠彻夜,谁是知音者。如梦前朝何处也,一曲边愁难写。 极天关塞云中,人随雁落西风,唤取红巾翠袖,莫教泪洒英雄。   漫揾英雄泪 相离处士家 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 没缘法,转眼分离乍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那里讨,烟衰雨笠卷行单 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梦里方知身是客

置身于漆黑的环境中,周围全是陌生,不辩方向。惊醒之后发现小屋还是熟悉的,南北东西 方向还是明确的。看来游子意还不彻底。真正的异乡人都是他乡做故乡,甚至不知何处是他乡何处是故乡。时间的过客。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冷雨敲窗,故烧高烛照红妆

如题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风萧萧兮易水寒

想成为英雄你必须 渡过寒冷的易水,那条 生命中最长的河 通往永恒的单程摆渡 这是每个男人一生都要面对的一次选择 记忆活着遗忘 渡过河去或者 留在岸上   你身后是正在消失的城市 你的那些 靠在残败的墙壁下掩面哭泣的 姊妹和情人 你无法许诺她们什么 繁华与欢爱的尘土曾经怎样 遮蔽她们的双眼 来自亡国之都的名歌手 敲响不同音高的石头 这是男人间送别的方式 是那个时代对一个存在主义者所能表达的 最后的敬意   爱情曾经造就了北方最优秀的刺客 一个热爱职业的人 也热爱自由 像怀念多年前一张温柔的脸 如今他夜夜梦见 暴君的头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沙罗双树的花,也开始凋谢了吗?

佛陀:沙加,沙加啊,是什么让你如此悲伤,只有六岁的你,为什么每天都这么坐着,什么事情让你如此忧心忡忡。 沙加:今天,我又看到冈底斯河中浮着好几具尸体,在河岸上有好多来自印度各地的巡礼者在那里沐浴,看他们的样子,与其说是求生,不如说是希望求死一样。我所降生的这个国家为什么会这么贫穷。难到人们是为了受苦受难而来到这个世界的吗? 佛陀:沙加啊,这就是你悲伤的原因吗? 沙加:当然了,谁会希望一个只有痛苦的人生呢? 佛陀:那是不对的,因为有痛苦,所以快乐也一定相应的存在,反过来也一样,美丽的花开了,可它也有凋谢的一天。在这个世界上,生命是一瞬也不会停止的。它一直在动着、变着,这就是无常,人的一生也是一样。 沙加:但是,最后也只是一死……这难道不可以说,人生还是被悲伤所支配着吗?活着的时候,无论是克服痛苦还是追求爱、追求喜悦,最终死亡还是把一切都化为虚无,那人是为什么而生?想要和死亡这种东西对抗根本就是不可能。 佛陀:沙加啊,你忘记了…… 沙加:我忘记了??? 佛陀:死并不是一切的终结,即使是死也只不过是变化的一种。 佛陀:沙加,沙加啊,你一定不能忘记啊,死亡绝不是最后……曾经活在这个世界的圣人们,都超越了死的境界。沙加啊,如果你也能领悟这一点的话,那你也就成为最接近佛的人了。  & 沙加:花开了,然后又会凋零……星星是璀璨的,可那光芒也会消逝。这个地球、太阳、这整个银河系、甚至连这个宇宙,也会有消灭的时候。人的一生和这些东西相比,简直就像是刹那间的事情。在这样的一个瞬间,人降生了,笑着、哭着、战斗、伤害、喜悦、悲伤、憎恶,爱…… 然后步入死亡 。一切都只是刹那间的邂逅,而这些都从未离开常、乐、我、净的涅槃境界。生死即涅槃,烦恼亦菩提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云烟过眼

2006年11月11日  西湖   五年之后,也就是2011年11月11日,Where am I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