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7

爱情

 你坐在我对面看起来那么端庄 我想我应该也很善良 我打了个哈欠也就没能压抑住我的欲望 这时候我看见街上的阳光很明亮 刚好这时候你没有什么主张 刚好这时候你还正喜欢幻想 刚好这时候我还有一点主张 我想找个人一起幻想 我说我爱你 你就满足了 你搂着我 我就很安详 你说这城市很脏 我觉得你挺有思想 你说我们的爱情不朽我看着你 就信了 我躺在我们的床上床单很白 我看见我们的城市 城市很脏 我想着我们的爱情它不朽 它上面的灰尘一定会很厚 我明天早晨打算离开即使你已经扒光了我的衣裳 你早晨起来死在这床上即使街上的人还很坚强. 我明天早晨打算离开即使你已经扒光了我的衣裳 你早晨起来死在这床上即使街上的人还很坚强 我明天早晨打算离开即使你已经扒光了我的衣裳 你早晨起来死在这床上即使街上的人还很坚强 离开 离开 离开 离开你 离开 离开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水调歌头 | Leave a comment

大漠的落日底下那吹箫的人是谁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 年年柳色,灞陵伤别。乐游原上清秋节, 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 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其声呜呜然 如怨如慕 如泣如诉 余音袅袅 不绝如缕   今晚 只想听箫声。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重建家园

在水上 放弃智慧停止仰望长空为了生存你要流下屈辱的泪水来浇灌家乡平静的果园 生命无须洞察大地自己呈现用幸福也用痛苦来重建家乡的屋顶 放弃沉思和智慧如果不能带来麦粒请对诚实的大地保持缄默 和你那幽暗的本性 风吹炊烟果园就在我的身旁静静叫喊双手劳动慰藉心灵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米开朗琪罗

在佛罗伦萨国家博物馆,有一尊米开朗琪罗称之为“战胜者”的大理石雕像。那是一个裸体的男青年,体形健美,额头很低,卷发覆盖其上。他昂首挺立,膝头顶着一个胡子拉渣儿的阶下囚的后背,那囚犯蜷曲着,脑袋前伸,状似一头牛。但是,战胜者并不看他。正当他举拳将击之时,他停住了,把显出悲伤之情的嘴和游移不定的目光移向别处。那条胳膊向肩头折回。他身子后仰;他不再需要胜利,它使他厌恶。他战胜了,但也被战败了。 这个疑虑的英雄形象,这尊折翼的胜利之神,是米开朗琪罗所有作品中,惟一直到他逝世之前都一直留在他的工作室中的作品,而他的那位深知其思想的好友达尼埃尔*德*沃尔泰尔本想把它移到米开朗琪罗的墓地去的,——那就是米开朗琪罗本人,是他整个一生的象征。   痛苦是无止境的,它的形式多种多样。它时而是由事物的疯狂残暴所引发,诸如贫穷、疾病、命运之不公、人心险恶等。它时而又是源自人的自身。这时,它同样是可怜的,是命中注定的,因为人们是不能选择自己的人生的,是既不企求像现在这种样子生活,也没有要求成为现在这副德性的。 这后一种苦痛就是米开朗琪罗的苦痛。他有力量,他有幸生来就是为了奋斗,为了征服的,而且他也征服了。——但征服了什么呢?他不要胜利。那不是他所期盼的。——真是哈姆雷特式的悲剧!真是英雄的天才与不是英雄的意志之间,专横的激情与不愿这样的意志之间的尖锐的矛盾!  大家可别在那么多的伟大之后,期盼着我们在这里又看见了一个伟大!我们永远也不会去说这是因为一个人太伟大了,是因为这个世界容不下他了。精神的忧虑不是一种伟大的信号。即使是伟大的人物,要是缺乏人与物之间的、生命与其原则之间的协调就不成其为伟大:而是弱点。——为什么企图隐瞒这一弱点呢?最软弱的人难道就不值得去爱吗?——他倒是更值得去爱,因为他更需要爱。我绝不去树立一些可望而不可及的英雄。我憎恨那种卑怯的理想主义,它把目光从人生的苦难和心灵的脆弱移开。必须去对太相信令人失望的豪言壮语的民众说:英雄的谎言是一种懦弱的表现。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看出世界的本来面目——并且去爱它。  我在这里介绍的命运的悲剧,就是提供一种与生俱来的痛苦形象的悲剧,它源自生灵的深处,它不断地啃噬生灵,并且不把生灵毁灭掉之前绝不离开它。这是这个伟大的人类的最强大的代表之一,自一千九百年来,它就一直在以它的痛苦的呼唤及信仰的呼唤响遍西方,那就是那个基督徒。  将来有一天,在多少个世纪完了之后,——(如果对我们尘世的记忆还保存着的话),——那一天,那些活着的人会探身于这个消失的种族的深渊之上,如同但丁站在炼狱边缘一样,怀着一种赞叹、恐惧与怜悯的混杂心情。  但是,有谁会比我们这些自幼就置身于这些焦虑之中的人对这种心情体会得更深呢?——我们就曾见过我们最亲爱的人在其中挣扎来着,——我们熟知基督教的悲观主义那苦涩而醉人的滋味,我们曾不得不在某些时候作出努力,以免像其他的一些人那样,在犹豫的时刻,堕入神圣的虚幻之中去!  上帝啊!永生啊!那些今生今世无法生存的人们的庇护所啊!信仰,那往往只不过是对人生的信心的一种缺乏,对未来的信心的一种缺乏,对勇气与欢乐的信心的一种缺乏!……我们知道您的痛苦的胜利是建筑在多少失败的基础上的啊!……  而正因为如此我才爱你们的,基督徒们,因为我为你们不平。我为你们不平,也赞赏你们的悲伤。你们让世界悲伤,但你们也让世界变得美丽。当你们的痛苦不再存在于世上时,世界将更加地贫乏。在这懦弱者的时代,——他们既在痛苦面前颤抖,又吵闹着要求他们的幸福权,而那往往只是造成别人痛苦的权利,——让我们敢于面对痛苦,并尊敬痛苦!让欢乐受到赞颂,让痛苦也受到颂扬!欢乐与痛苦是两姐妹,它们都是神圣的。它们造就世界,并培育伟大的心灵。它们是力量,它们是生命,它们是神明。谁若不一起爱它俩,那就是既不爱欢乐又不爱痛苦,但凡体验过它们的人,就知道人生的价值和离开人生的温馨。     在这个悲惨的故事结束时,我因一种顾虑而非常痛苦。我在暗自寻思,在希望给那些痛苦的人找一些能支撑住他们的痛苦的同伴时,我是否在把这些人的痛苦加给了那些人。我是否本该象其他许多人那样,只表现英雄们的英雄主义,而在他们心中的忧伤的深渊上蒙上一层面纱?         —-不行!要说真话!我并没有许诺我的朋友们以谎言为代价的幸福,没有许诺不惜一切代价要让他们幸福。我许诺的是真情实况,哪怕是以牺牲幸福为代价,我许诺的是壮美的真实,它雕塑了永恒的灵魂。它的气息是令人讨厌的,但却是清纯的:让我们贫血的心沐浴在其中吧。        伟大的心灵俨如高高山峰。风吹袭它,云遮住它,但你在那儿比在别处呼吸更畅更爽。那里空气清新,涤尽心灵的污秽;而当云开雾散时,你俯临人类。        这就是那座高大的山峦,它矗立在文艺复兴的意大利的上方,远远望去,可见其巍峨的身影消失在天空中。       我并不是说普通人可以生活在这些山峰上。但是,一年中有一日,他们可以登山朝拜。他们将可以在那儿吐故纳新,透析血管中的血液。在那上面,他们将会感到自己更加接近永恒。然后,他们再下到人生的平原上来,心中充满了日常战斗的勇气。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颠沛流离的命薮

有生皆苦,如若没有信仰的支撑实难押此长梦。只是,信仰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犹太先知摩西在西奈山顶时俯瞰苍茫大地,他的信仰是什么啊?中国历代士人遨游佛道,隐逸山林更像一种姿态 而不是信念。   圣经云 太阳底下无新事。亚历山大死了,亚历山大埋葬了,亚历山大化为泥土,人们用这泥土糊了啤酒桶。一代又一代,明明灭灭的生命,就像西西佛斯把巨石推上去,滚下来,推上去,滚下来—   无处安放的青春撒播在广袤大地上,无处安放的灵魂在世间孤独流浪。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