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7

窮途

欧阳峰:知不知道为什么我请你吃饭? 洪七 :不知道 欧阳峰:因为我知道你肚子饿。其实我留意你很久啦,我看见你蹲在那座破墙下,半天也没动过,看你又不象是生病。你这种年青人我见的多啦,懂一点武功就以为可以横行天下,其实走江湖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会武功,有很多东西不能做。你不想耕田吧?又不耻去打劫,更不想抛头露面在街头卖艺,你怎么生活?武功高强也得吃饭的。有一种职业很适合你,既可以帮你赚点银两,又可以行侠仗义,你有兴趣吗?你呀,考虑一下,不过要快一点,你知道,肚子很快会饿的。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春江花月夜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光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矣,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复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燕长飞光不渡,鱼龙潜跃水成纹。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好好活著,因為我們將死得很久很久……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西风独自凉

  清平乐 弹琴峡题壁泠泠彻夜,谁是知音者?如梦前朝何处也,一曲边愁难写。极天关塞云中,人随雁落西风。唤取红襟翠袖,莫教泪洒英雄。 长相思山一程,水一程,身向逾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蝶恋花 出塞今古河山无定拒。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浣溪沙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菩萨蛮朔风吹散三更雪,倩魂犹恋桃花月。梦好莫催醒,由他好处行。无端听画角,枕畔红冰薄。塞马一声嘶,残星拂大旗。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陌上花开,可缓归矣

 一封年少的家书从天涯出发,到达家园时恋人已经白头.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潜流暗涌

life = frontground life+background life   吃饭,工作,恋爱,旅行是为Frontground life;支配日常行为的意识是为Background。   (刚才想表达点什么来着,现在对着屏幕有点木。貌似该睡觉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双重生活

为什么总时不时地受一种悲哀情绪的控制?像一张无形的大网把理想、信心、志向一起挟裹进去,留下一个可怜的躯壳伤悼逝去的美好时光。为什么?   在以前四处浪迹的日子里,曾翻看过一本诡异的书,这样解释:一个完整的家庭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乐同乐,悲同悲。如果一个家庭中有人早夭,那么后死者会有一种代之而死的抵罪感;也就是有一种潜意识要追随他而去。   如果这样,那么今天我的这样一种无可解脱的悲哀感是因为我那甚至未曾谋面的姐姐?命运是如此的诡异,姐姐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参与到我的生命里,我始料未及。我过去所理解的生命的消逝是:逝者已矣,气散形散,与大地泥土同化,不留痕迹。但是,生命既然来到过这个世界,应该会有些不同吧?不然,怎么会有我这个自小受无神论教育长大的人无法解释的事情呢。至少,消逝的生命还在活着的人的心中延续,等到这些活着的人也离去的了,那可能生命就真的消逝了。   对于神秘幽冥的命运我无法了解更多。对于活着的人而言,真诚对待生命的方式是肩负双重生命健康快乐的活着,不只是为自己也是为还未体验人世的喜乐悲辛就消逝的人。等到在轮回里或天国里重逢,也许能讲述世上的故事呢;如果生命的终结是泥土和大地,那丰盈灿烂的人生也足以告慰死者。   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有生有死,这才是完整圆满的生命。如果死去真有亡灵,那么我们生活的这个空间岂不很拥挤?即使有也只是存在于天国或地域或西方极乐这种由人的观念创造出来的地方,不占用三维空间。宗教用于挟持世人的方式就是死亡,提醒世人肉体生命总有终结,皈依信仰即可超越有限拥抱无限,从而拥有不休的灵魂。但是,我对不休的灵魂很是困惑:如果有上帝,他应该未必希望人能像他一样不休吧;既然众生平等,佛祖为什么没有告诉羊或者蚂蚁抵达西方极乐的办法?反正我没听说有羊宣布要努力修行以便死后升天。世间万物,为什么人要受特别照顾呢?我想还是人生存太艰难了,需要从宗教中寻找安慰;还有一些人是太聪明了,想挑战智力极限。人的智识是和生命一样幽冥难测的东西。一生几乎穷尽天地万物之理的牛顿晚年还是匍匐在上帝的脚下。生命无法超越永恒,有限无法对抗无限。天地一指,万物一马。人本来是由泥土所化,死后还归于泥土。上古传说女娲用泥土造人不是没有道理的。消逝了的只是作为人的形体,天地既然永恒,那么世间万物都将永恒。我们所谓的活着只是作为人的短短一瞬;此间的我就是这样一个存在。如此,我才有平和的心正视一切消逝。   天道幽邈,对此我不可能知道得更多。以上所述,聊以自遣;悲伤若袭,或可检阅。   2007年8月20日夜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