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7

半生

童年 少年 青年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为神所爱的疯子

卓越的作家和艺术家都不是正常人,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世人眼中的疯子。其神经极其敏感,能接收别人忽略的信号,并为之深深痛苦。他们理解自己的苦痛,并能用天赋才情表达出来。 从南京东路去外滩的地下过道墙壁上挂一排梵高的绘画,明朗金黄的色彩照澈灰暗的走廊。这是出自一个疯子的手笔,他一定看到了我们普通人没有看到的东西。早先看一些高僧写的禅诗,澄澈、空明、通透、万里无云,他们也一定到过普通人未曾到过的境地。这些都是说为神所爱的人。人世和上天接口的地方普通人是无法抵达的,试图做此努力的人要么是疯了,要么是彻悟退隐消散了。后者的姿态就像圣斗士中庐山五老峰上的童虎,端坐在一块凸出的岩石上,俯瞰人世。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过去的自己也是疯子。只不过我是资质普通的低危抑郁症者,不能成为天才就只好是神经病了。 那时候只盯着某种所谓纯净美好的东西,对世事茫无所知。毕业后一年生活的历练,使我向着正常人的方向茁壮成长,但仍未脱痴气。当我彻底地蜕变成一个正常人时,我会遇上一个很俗的女子,结一个很俗的婚,过一种很俗的生活。殊途同归,谁都不能逃离生活洪流的挟裹。到时候回望所有的坚守和挣扎其实都是疯子的痴梦。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单身戒指 Singleringen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尘埃落定

日子也就这么一天一天过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明月清风

今天去浦东,车程实在漫长。百无聊赖之际,心鹜八极,神游万仞。秋日的阳光清澈温暖,空气很干净。车窗外,一排排桂树掠过。于是想起两个绝世女子在凹晶馆联句的情形。 彼时,清风拂面,皓月当空;眼前一汪碧水,远处有笛声穿林度水而来。

Posted in 故鄉 | Leave a comment

红尘

日复一日日子的流逝,会不会有一天我也会在岁月的烟尘中忘了自己是谁? 以前在校园时候有一种很奇怪的想法:踏出校门之后我岂不是在茫茫人海中淹没了? 扔到人群里没人知道你是谁。学生时代是飘在空中的,工作之后是降落到大地。漂浮的惯性太大,中间还有一块缓冲区以帮助安全着陆。其实,不管身在何处都是匆匆过客。从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穿过,一样的陌生。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太阳照样升起

晚上没事,看了传说已久的《太阳…》,感觉呢一句话:没看懂。和那个年代有些隔。   想起那些在我理解范围之外的东西,罗列一下。当然,和《太阳…》无关。   王小波 米兰昆德拉 卡夫卡 《猜火车》 潮湿阴冷晦暗,和我熟悉的具有画面感的文字截然反差。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