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7

Logos

最近在研读上帝攻略——《圣经》,然后枕着它入眠。然后第二天早上到饭否里叽歪。现在整理出来Archive之。不提倡过客在此停留,晕倒了别找我。谢谢   传道书:一切都是虚空,如捕风。劳苦,然后吃,喝,欢乐。马太福音: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所谓 雅歌,就是一则爱情诗剧 启示录非常精彩,但丁的《神曲》有它的影子。想看懂伯格曼的《第七封印》先读读启示录。 其实,《圣经》就是犹太人集体创作​的《史记》,一样的充满阴谋杀戮和​流血。太阳低下无新事,整个人类历​史都是相似的。邪恶的未必得到惩罚​,善良的未必能善终。这就是为神所眷顾的人吗? 神的意志凡人不能明白;和上苍接口的地方普通人无法登临。试图做这种尝试的人要么是疯了,要么是归隐了。只留下可怜的众生在广袤的大地上像做布朗运动的花粉,忙忙碌碌而不知所终。 原初的王或部族首领和智者,把自己管理领地的经验传承下来,就成了后来的哲学和宗教。教化动物,节制其欲望,就是所谓文明或文化。 先知以他自己的理解来阐述上苍的意​志,教化挟裹众生;至于神明究竟什​么意思,他自己也不知道。几千年来,​人就活在这少数圣哲所设定的思维里​,并且还将继续延续…… 《圣经》和中国道统的差别在于它把先知和圣哲看成是神的灵附在凡人肉体内或者神以其为使者传达自己的意志;中国则是道统在圣哲和当时最智慧的人中薪火相传,没有一个超越的人格神。中国的“道”存在于人心中而不是高在天国。中国所谓灵魂不休的意思是圣哲的所思所想通过文字传给后世。 《圣经》的作者都是文学素养极高的人,他们把故事讲得非常生动形象,不由得那些凡夫不信。中国至高无上的道非常抽象,只能在少数极具智慧的精英之间传播。 当道家变成宗教的道教时,和庄周老聃的本意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它设定了一套仪式,并许诺凡人能满足他们的现实功利需求。在狭小的空间里塑造巨大或恐怖的塑像,逼其屈膝。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意淫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呢,我的爱人? 曹子建用一篇洛神 苏东坡用一阕江城子 曹雪芹用半部石头记 林觉民用一纸绝笔 可是,我有什么呢?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呢,我的爱人? 但丁用一部神曲 拜伦用一篇诗剧 歌德用一本维特 勃拉姆斯用一组旋律 可是,我有什么呢?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呢,我的爱人? 周幽王用一路烽火 楚霸王用八千江东子弟的血 周公瑾用一场赤壁 可是,我有什么呢?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呢,我的爱人? 黄药师用满岛的桃花和一支玉箫 段誉用整个大理的城池和漫山的茶花 小李探花用一壶残酒和半生的守候 可是,我有什么呢?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呢,我的爱人? 双足踏不尽天涯 双手镌刻不了山河 千万年的时空里我只是匆匆过客 还有什么呢,除了这支歌?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伪装

本空间被暴露,让我觉得讲话不安全了。转到饭否去叽歪,不要跟着我过去。即使过去看到了,也不要让我知道,谢谢。不走寻常路,只爱陌生人。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人心大坏,形势大好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狄更斯《双城记》   “且让我们头脑冷静地观察这一切。让我们心肠变硬。让我们等待。” 伊莱娜·内米洛夫斯基《法兰西组曲》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潇洒的你,将心事化尽尘缘中

我听到传来的谁的声音象那梦里呜咽中的小河我看到远去的谁的步伐遮住告别时哀伤的眼神不明白的是你为何情愿让风尘刻划你的样子就象早已忘情的世界曾经拥有你的名字我的声音那悲歌总会在梦中惊醒诉说一点哀伤过的往事那看似满不在乎转过身的是风干泪眼后萧瑟的影子不明白的是为何人世间总不能溶解你的样子是否来迟了明白的渊源早谢了你的笑容我的心情不变的你伫立在茫茫的尘世中聪明的孩子提着易碎的灯笼潇洒的你将心事化尽尘缘中孤独的孩子你是造物的恩宠不变的你伫立在茫茫的尘世中聪明的孩子提着心爱的灯笼潇洒的你将心事化尽尘缘中孤独的孩子你是造物的恩宠

Posted in 水调歌头 | Leave a comment

遨游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草堂春睡足,醒来日迟迟。   昨晚深夜和下铺的兄弟Yao畅游幽冥之境,清晨在秋日暖暖的阳光中醒来,想起孔明先生的吟唱。 人的思维在寂静的夜晚更有穿透力,触角可以伸及遥远的彼岸;而在白天,即使是整理一下昨晚的思路也显得困难。记录一些零星火花吧,立此存照。 我的生死观: 生和死都是生命的一部分,他们共同构成完整的生命。如果把生命看作一个完整的圆,那么生是其中的一小段圆弧,死是另一段大的圆弧。因为,死亡更加长久些,而生,即所谓的此岸世界就像梦境。天地之逆旅,百代之过客。“梦饮酒者,旦而哭泣;梦哭泣者,旦而田猎。方其梦也, 不知其梦也。梦之中又占其梦焉,觉而后知其梦也。且有大觉而后知 此其大梦也,而愚者自以为觉,窃窃然知之。” 此即所谓浮生若梦。死亡不是一切都终结而是另一种生命形态的开始。生老病死就像植物的荣枯一样;躯体来之尘土还归于尘土。在宇宙时空中,我们一直不曾消失。这样一种被宇宙包围的感觉就像我们生命的早期生活在母亲的子宫中,这让我们觉得安全。人是没有一个不死的灵魂的,我们的思维意识会随着躯体的消亡一起消失。思维意识是人的大脑这种特殊的器官的特殊机制。所谓灵魂的不朽是指曾经活着的人把自己的所思所想以文字或其它表现手段记录下来了,后人凭这些印记找到他们曾经活着的证据。比如,今天的我们依然能通过论语想见两千多年前孔子的音容笑貌。思维意识是耳鼻身心这些感官触发的东西,而这些都是虚妄的;此即佛家所谓的五蕴,或者道家所谓“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这些都是瞬间的思维火花可以说是妄念,而其实心本如明镜,来者不拒,去者不留;能照见万物却不留任何痕迹。 至于宇宙无极之外复无极也 是什么概念,有限的思维不能想见。科技和逻辑只能抵达有限的世界。要认识无限,从此岸进到彼岸要通过别的方式,比如 修行。佛教所谓的顿悟涅磐既是从有限进入到无限。   Yao的困惑是:死亡了,躯体消散了,物质归于时空,那精神或灵魂哪里去了?就像硬盘还在,里面的数据没了。他认为意识是从外面植入的东西。我是从佛教的观点给出的解释。人的大脑内存所写数据的值为NULL,空。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论语

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如也,绎如也,以成。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唯上知与下愚不移。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