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8

敦煌

湿漉漉的夜里,灵魂深处的不安被撩拨了,我想去敦煌,我想去大西北看漫天黄沙…… “ 敦煌跟大多数沙漠城市一样.在没有亲眼目睹沙尘暴以前,它给我的印象是清冽而干净的.由于是心目中神圣的敦煌,所以怎么看总带着点超脱意味的繁华,意外地有高大茂密的行道树,宽阔的人行道的地砖每隔几步就有一个飞天的图案.   其实这个城市该让我怎么说?难道我要故做沉思地学着西哲"光荣属于希腊,伟大属于罗马"的口吻来描述它?   我只想轻描淡写地说,在中国古代文明前进的时候。我们横亘过一些荒芜。当回过头的时候,在那些冗长黑暗蒙昧的夜晚一路成长而来所触摸到的文明碎片就那么一点一点被修补成了一个精神的故乡。   这个故乡有个章节叫丝路.丝路有个坐标叫作敦煌.   这 个城总带着点风干千年的错觉.张开手指就可以觉得到时间像洪水一样的把你湮没,然后汹涌而去.然后古文明被班驳成了刻在掌心上的印记.在它触摸起来粗糙的 质感里面,试图向文明的后裔婉转地表达封印在它里面的痕迹。我曾经固执地喜欢“封印”这个词,仿佛是沉默而骄矜地暗涌着一些神秘和激烈的曾经,然后。只是 很沉默,很沉默地在它的躯壳里面守住一些灵魂。而表面上,仍然是云淡风轻的样子。卡尔维诺说,记忆不是短暂易逝的云雾,也不是干爽的透明,而是烧焦的生灵在城市表面结成的笳,是浸透了不再流动了的生命液体的海绵,是过去、现在和未来混合的果酱,把运动中的氧化钙封存起来:你才是你在旅行终点的发现。   于是,后来的人只是带着一张盲从的脸。虔诚莫名地到来。前赴后继地膜拜。” —— 深蓝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柠檬花开

     那些日子,柠檬花开,   花开花谢,留下一片空白。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  衣柜里面挂着我的白天,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  墙壁上铺满了我的夜晚。  杯子里盛着水,盛着思念,  窗帘里卷着风,卷着心愿,  每一次脚步都踏在我心坎上。  我变成风中的树叶,  一片片随着那颤动的空气发抖。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  床底下面躲着我的童年,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  椅子上留下了你的温暖。  我要用所有的耐心热情,  我要用一生中所有光阴,  等着你,想着你,望着你,我的爱情。  那些日子,柠檬花开,  花开花谢,留下一片空白。  那些日子,你向我走来,  走过来为什么却好像又离开。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啊,一颗多么高贵的心是这样殒落了!朝臣的眼睛、学者的辩舌、军人的利剑、国家所瞩望的一朵娇花;时流的明镜、人伦的雅范、举世注目的中心,就这样无可挽回 地殒落了!我是一切女子中间最伤心而不幸的,我曾经从他音乐一般的盟誓中吮吸芬芳的甘蜜,现在却眼看着他的高贵无上的理智,像一串美妙的银铃失去了谐和的 音调,无比的青春美貌,在疯狂中雕谢!啊!我好苦,谁料过去的繁华,变作今朝的泥土!——奥菲利娅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归去来兮

余家贫,耕植不足以自给。幼稚盈室,瓶无储栗,生生所资,未见其术。亲故多劝余为长吏,脱然有怀,求之靡途。会有四方之事,诸侯以惠爱为德,家叔以余贫苦,遂见用为小邑。于时风波未尽,心惮远役,彭泽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倦然有归欤之情。何则?质性自然,非矫励所得。饥冻虽切,违已交病。尝从人事,皆口腹自役。于是怅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犹望一稔,当敛裳宵逝。寻程氏妹丧于武昌,情在骏奔,自免去职。仲秋至冬,在官八十余日。因事顺心,命篇曰《归去来兮》。乙已岁十一月也。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舟摇摇以轻殇,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乃瞻衡宇,载欣载奔。童仆欢迎,稚子候门。三径就荒,松菊尤存。携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园日涉以成趣,门虽设而常关。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景翳翳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 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世与我而相遗,复驾言兮焉求?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农人告余以春兮,将有事乎西畴。或命巾车,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何不委心任去留?胡为惶惶欲何之?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执杖而耘耔。登东坳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其生兮若浮,其死兮若休

单阏之岁兮,四月孟夏,庚子日斜兮,鵩集予舍。止于坐隅兮,貌甚闲暇。异物来萃兮,私怪其故。发书占之兮,谶言其度,曰:“野鸟入室兮,主人将去。”请问于鵩兮:“予去何之?吉乎告我,凶言其灾。淹速之度兮,语予其期。”鵩乃叹息,举首奋翼;口不能言,请对以臆:   “万物变化兮,固无休息。斡流而迁兮,或推而还。形气转续兮,变化而蟺。沕穆无穷兮,胡可胜言!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忧喜聚门兮,吉凶同域。彼吴强大兮,夫差以败;越栖会稽兮,勾践霸世。斯游遂成兮,卒被五刑;傅说胥靡兮,乃相武丁。夫祸之与福兮,何异纠纆;命不可说兮,孰知其极!水激则旱兮,矢激则远;万物回薄兮,振荡相转。云蒸雨降兮,纠错相纷;大钧播物兮,坱圠无垠。天不可预虑兮,道不可预谋;迟速有命兮,焉识其时。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千变万化兮,未始有极,忽然为人兮,何足控抟;化为异物兮,又何足患!小智自私兮,贱彼贵我;达人大观兮,物无不可。贪夫殉财兮,烈士殉名。夸者死权兮,品庶每生。怵迫之徒兮,或趋西东;大人不曲兮,意变齐同。愚士系俗兮,窘若囚拘;至人遗物兮,独与道俱。众人惑惑兮,好恶积亿;真人恬漠兮,独与道息。释智遗形兮,超然自丧;寥廓忽荒兮,与道翱翔。乘流则逝兮,得坻则止;纵躯委命兮,不私与己。其生兮若浮,其死兮若休;澹乎若深渊止之静,泛乎若不系之舟。不以生故自宝兮,养空而浮;德人无累兮,知命不忧。细故蒂芥兮,何足以疑!”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雪夜

乘风雪归来,空荡的宿舍楼寂无人声。在这宁谧的雪夜,自己和自己相处,感觉自己离自己很近。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