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8

乡关何处?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眠。于是乎,爬起来上网。 我觉得我的精神是飘在空中的,Walk in clouds,还没有找到一个能安放的家园;无法获得灵魂深处的宁静。《刀锋》中的拉里在印度神秘宗教中找到了归属。 我的故乡在哪里?我能找到这样一个宁谧的归宿吗?还是说会像《阿飞正传》里的无脚鸟一样,在空中一直飞啊飞直到死的那一天?   一头快乐的猪还是思考着的柏拉图,两者我都无法选择。有些顿感的人天生就是快乐的猪,吃吃喝喝睡睡,日子一天天过了。这样的一生没有什么不好,像植物一样茁壮成长,是生命自然的态度。只是我不甘心做这样的猪,或者是没有选择。然而,又做不成柏拉图;这是一种很尴尬的处境。柏拉图之所以成为柏拉图,不是他自己的选择。如果他能选择的话,说不定他愿意做一头快乐的猪呢。 人的思维、意识、精神真是一种很独特的存在。一头猪或一株植物是不会追问自己的信仰的;天生匍匐在地上的人像这些生物一样。人区别于其它生物的一点是人有文明的延续和传承。一头猪不知道他的祖先做过什么,但是人知道。客观世界沧海桑田变迁,但是人的精神传承从不曾消失。在我的想象中,像有一种精神气体飘在空中,从远古飘向未来。过往的各个时代中,只有立得较高的人能感知到这种精神气体。这拨人把这团精神气体加工处理,然后传给后世。他们因此承受了巨大孤独,同时也获得了俯瞰众生的资格。 人究竟有没有独立意志?我很怀疑。人的思维意识总是受周围环境和过往时代的影响,两千年前的孔子依然活在我们中间。欧美和阿拉伯世界无时无刻不受耶稣和穆罕默德的影响。人类拥有的核武器足够把地球毁灭N次,最终人是灭在自己手里。上帝会漠视这一切吗?到人类灭亡的那一天中国人还在念叨着孔子,欧洲人还在膜拜上帝,穆斯林随时准备着为真主献身。中间过往的各个时代,人从来没有真正认识他自己。人,真的知道他自己想干什么吗? 人是被历史推着走的,就像一股洪流滔滔向前;会把一些人推到浪尖上而不是他自己想站到浪尖上。那么,这股洪流由谁控制的?所谓的历史意志是谁的意志?刚才舍友一个假设:假如没有秦始皇,中国会不会想欧洲一样四分五裂?我在想:假如没有秦始皇,那也应该有一个宋始皇,赵始皇出现吧。生活在这样的气候生态条件下就出现这样的结果。历史不能假设。但是假如 没有历史会怎样?其实,历史是人记忆的延伸,是一个群体对过往的记忆。假如没有历史,人只活在当下和此时此刻。像大街上到处走动的流浪猫一样,寻找食物,睡觉;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只有当下。—(其实,流浪猫有没有自己的历史我还真不知道,为什么人一定是特殊的呢);那样人可能就没有对意义的追寻了吧;其实,人对信仰的执着追问是因为人的意志一直试图超越有限抵达无限。人不甘于自己有限的肉体生命,想通过对终极的追问抵达和天地一样亘古永恒。   YY了这么多,其实我想表达的意思只有一个:我想睡觉。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乡关何处 | 2 Comments

One China,One Dream

  政府混蛋,人民也跟着遭殃,海外华人的处境尤其尴尬。上图为4.19巴黎华人万人集会的场景。图片来源:Luc在法国漂流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闯出去我就能够活过来

感觉现在的生活就像楚门的世界,困在导演编织的剧情里走不出来。世界尽头那扇打开的门在哪里?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四月物语

一树一树的樱花,纷纷开且落。寂寞是因为思念谁                                                    《四月物语》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桃花零落成泥碾作尘

有些电影是不能随意翻出来看的,比如《大话西游》,比如《东邪西毒》;有些东西应该压在记忆的最底层,永世不得超生。 看遍了冷冷清风吹飘雪渐厚鞋踏破路湿透再看遍远远青山吹飞絮弱柳曾独醉病消瘦 听遍那渺渺世间轻飘送乐韵人独舞乱衣鬓一心把思绪抛却似虚如真深院内旧梦复浮沉一心把生关死结与酒同饮焉知那笑黡藏泪印 丝丝点点计算偏偏相差太远兜兜转转化作段段尘缘纷纷扰扰作嫁春宵恋恋变挂真真假假悉悲欢恩怨原是诈 花色香皆看化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