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8

orpheus & ulydice

俄阿格洛斯的儿子俄耳甫斯被众神遣离阴间时,就没有如愿以偿;众神没有让俄耳甫斯得到妻子,只让他瞧了一眼爱人的魂影;因为众神觉得俄耳甫斯太怯弱,虽为竖琴师,却不像阿尔刻提斯那样敢为情死,一心只想活够岁月走到阴间。所以众神惩罚俄耳甫斯,让他死在女人们手里。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Suffer

学着接受不完美,苦难及一切。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上帝要摧毁我首先从摧毁意志开始的,我是这么弱的人吗?生活的真实比想象的要残酷,哈姆雷特在得知父亲死亡真相时的震惊程度感同身受。没有一个强大的上帝或佛祖可依靠,只有自己强大起来。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开始的开始,结束的结束

开始的开始是沉默,最后的最后依然是沉默。 他,深情并且善良。她,善良并且深情。 他确信如果愿意他随时可以在校园找一个女朋友,但是遭遇爱情却不那么容易。她确信在这个时间和空间中遭遇爱情不那么容易,但如果愿意 随时可以选择一个男朋友。 但是他依然是一个人。 她依然是一个人 。 校园很小,可也很大。他和她从来没有相遇过。他们到过同一个自习室,走过同一条林荫大道,踩过同一片落叶。但他们从来没有相遇过。 世界很大,可也很小。生命中总有不经意的际遇。 他踏上一列车。她踏上同一列车。他,80号;她,81号,在对面。 当四目相对的一刻,有冰块破裂的声音。当四目相对的一刻,有满树花开的声音。 他们彼此都确信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无声的交流胜过任何其他有声的语言。穿透血液,刺痛灵魂。 她转头看窗外飞翔的云彩。他转头看窗外流逝的田野。 一路无语。 她在一个车站下车。他在同一个车站下车。 没有告别。他走向他回家的路。她走向她回家的路。 他转过身看她。她也转过身看他。 她向他轻轻摇了摇手。他朝她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他们都离开了。 故事结束了吗? 他或她,依然一个人流浪在校园里,踩碎满地梧桐的落叶,望长满云朵的天空,吹长长的风。 多年以后,他们在另一个城市相遇。 他很兴奋地走上前去问候:你还好吗?她一脸困惑:请问,你是谁呀? 注:学生时代受几米画册的影响编了一个如此单薄故事。今天为它补写结尾,也借此为自己的年少时代作结。我已经很久不看那些孩子们的恋爱故事了,以后也不会再写。所有的少年都会老去,而老去是从不再相信编织的故事开始的。 很久很久以前,女孩做着玫瑰色的梦。轻吟着:"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容颜如莲花般开落,在小小的寂寞的城里等待着归人。 多年以后,女孩看着自己的日志说:靠,怎么这么酸啊? 如果用这样后现代的方式给开头的故事作结尾,应该是这样: 他们一起洗了个热水澡,然后都离开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