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8

霜风凄紧,关河冷落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闲愁。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梦与影像

昨夜做了一个很有创意的梦中梦: 偶睡在一个很高很高的地方,伸手可触到树梢。在沉沉睡眠中,梦见空中漂浮着大片大片的电影胶片。然后就醒了,就开始想为什么偶会梦见电影胶片呢? 然后,好像是外婆叫偶去外面寻木柴。偶走在高岗之间的空档里,抬头望天空 果然有大片大片的电影胶片漂浮着,遮天盖日。偶跟着胶片往前走,到末尾看到密密麻麻的汉字,原来是田壮壮的电影列表……   弗洛伊德说:梦是一种(受抑制的)愿望(经过改装的)实现。这个诡异的梦记录了什么呢?是以为记,以待后解。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