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0

雪恥

在網絡上遇見一個台灣人,語氣對大陸充滿鄙視。憤怒地說為什麼改簡體字為什麼有黑心貨為什麼有山寨為什麼偷別人的技術為什麼有那麼多可惡的人落後又沒水準為什麼都不懂自治。我現在很理解海外華人的心境,這個國家有這樣那樣的不好,但是一旦聽到別人說她不好時還是忍不住為她辯護。 這個國家有諸多問題讓我覺得恥辱,但這是是歷史造成的。歷史流淌到這裡,而我輩剛好出生在這個時間節點這片土地。這個國家還沒有進化成一個現代民主國家,這讓我們蒙羞,我們要雪恥,償還先烈遺志,也為後輩開啟嶄新的未來。這個國家的很多年輕人正在努力讓狀況變得更好,這片土地正在變革。 最後他承認我是他遇到的很不錯的大陸人,並且願意進一步了解這片土地正在發生的變化。我不覺得安慰,這個古老國度的轉型任重道遠。需要一代人甚至數代人的努力。每代人每個人要做該做的事,不辱使命。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百年孤独

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描写了拉丁美洲一个小镇马孔多有一个家族每一个人生活得都很孤独,夫妻之间,父子之间,母女之间,兄妹之间,没有感情沟通缺乏信任和了解。作者是想传达拉美地区的一种生存处境,我觉得这更像是我们每个人生存状态的隐喻。 08年上海有两起让我印象深刻的意外死亡事件。一个是公交车自燃。事故之后,警方贴出一个寻人启示:说在自燃事件中有一个中年男子身份不明,请知情人士提供线索。我当时觉得这一定是一个孤独的人,他独自生活。突然意外了也没有人发现。他家里应该也有妻儿,只是未必常联系。还有一个事件是复旦博士自杀,一个星期后才被人发现。有人通知他的妻子,没有告诉实情。她穿着大红衣服欢欢喜喜地过来。我觉得最凄绝的一句唐诗是: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我们这位博士妻子要看到的丈夫已是冰冷尸体一具,同样的凄惨。当时,我和小北都一致认为他们一定不相爱。相爱的人怎么能一个星期都不联系? 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孤独地生活着。未必总有一个人时时牵着你的线密切监控你的情绪波动关心你每天吃什么几点睡觉心情好不好。每一个人都是一个舞台,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舞台上演独角戏。 小时候,父母是我们生活的全部,是我们舞台的绝对主角。等我们长大离开父母独自生活,父母也由主角慢慢退居幕后,成了我们生活的背景。我们的舞台上会慢慢出现很多配角:同学,老师,朋友,同事。因为同行的缘故,彼此的舞台有交集。但是,却未必有人细察你戏里的悲喜。现在的你我是过去所有经历的总和。因为没有任何两个人的经历是相似的,人和人之间完全的理解就不可能,只有交集,没有重合。能和你心灵相照的配角少之又少。盛宴必散,我们和同行人嘻嘻哈哈彼此配合着演一场喜剧。等到曲终人散,配角退场,我们就得面对一个人舞台的落寞。 也许,有一天你命中的主角上场了。他和以前任何人都不同,他把自己的舞台和你搬到一起,连成一片。从此你的戏就是他的戏,他的戏就是你的戏。你们合作演出一场正剧,一起欢笑一起哭泣,悲喜与共,知冷知热。但是,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后来有一天你发现这个人原来只是个陪练,他不过和你一起完成了一段彩排。曾有人郁闷的说:我的人生就是一场无止境的前戏。如果命运开玩笑的话,我们的舞台可能一直上演无休止的彩排。一开始大家都没有剧本,戏演得笨拙,甚至错漏百出,但是真诚认真投入。等到后来彩排多了,剧本熟了,就很难入戏太深。如果不能在一场剧里全身心的投入,那我们依然孤独。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上期南方周末有篇《蜗居》作者六六的专访,标题是“干掉梦想”。她确实干掉了很多人对婚姻的梦想,却没想到燃起了众多小三的希望。 《蜗居》播出以后,很多小女生迷恋宋思明。独立Blogger魏武挥近期写了一篇《80后,艰难的一代》,文中提到了海藻。文章评论中有女访客留言说:“对于海藻,我不想说她对或错。我就觉得,她能当个宋思明的小三,是天大的福分哪~~~~嘿嘿~~~或者换一种说法,遇见宋那样的男人,当小三也是值得的:))”   这让我对女人这种感性物种的智商和情商产生深刻的怀疑。 宋思明之所以看起来无所不能能掌控很多事情是因为他现在握有的权力,拿公权力解决私人问题,公器私用。宋思明所做的事不过是借力打力顺水推舟。哪天他不再是市长秘书了他还能做什么? 还有,他和海藻之间真的是爱情吗?宋思明年轻的时候喜欢苏惠未果。和他结婚的女人不是他的初恋,他也不是她的初次。他们是在该结婚的年龄遇上刚好能结婚的人。当一个中年男人有资源有能力掌控一些东西时,他想弥补当他还像小贝一样时留下的遗憾。宋思明只是在中年婚姻疲惫感来的时候在上帝六六的安排下意外遇见了恰好像初恋情人的海藻。电影《一一》中,NJ和错过的恋人阿瑞重逢,阿瑞抱着他大哭。他说:我这辈子没有爱过别的女人。他的妻子和他生小孩过日子,他却没有爱过他。阿瑞也没爱过她那个有钱的丈夫。宋思明就和NJ一样,只是他没有机会见到他的初恋情人苏惠,而是遇见了像苏惠一样的海藻。 让宋思明决定留下孩子还有另外一点。当他在车座上看到海藻留下的血时兴奋莫名,以为海藻完完整整的属于他自己。小说读到这里时看着这个脆弱的虚荣,我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可怜。他说他的阿喀琉斯之踵是海藻,这不过是哄海藻开心。他的弱点其实是他自己的心。他最后玩失火也不是因为海藻,而是自己掌控的网络出了漏洞。这个看起来无所不能的男人输给了自己。 海藻对宋思明是爱情吗? 六六本人的看法:“他们(宋思明和郭海藻)是真爱。这是观众给我的反馈。我每次听到这样的呼声,忍不住内心冷笑。什么是真爱?真爱就是,当你刨去衣服首饰房屋等等一切的时候,你依旧会选择的情感。海藻会这样对待宋思明吗?你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不会。” 曾有女人幽怨地说:“他就是一盆水,倒入你的米堆里,若干年后,清水变成了醇香的酒,而你变成了一堆废弃的烂米,不是没用了,还可以拿来喂猪的。”姑且不讨论是不是烂米的问题。借着这个比喻延伸一下。如果男人的成长是这样一个有水到酒的过程。那么,《蜗居》里面,小贝是清澈的水;宋思明就是已酿成的酒。而小贝就是年轻的宋思明。 完成男孩到男人质的飞跃这一转变过程中总有一个女人。她告诉他什么是女人,什么是男人。如果他们能走进婚姻,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百年偕老一生一世的故事。两个人一起酿造了一坛好酒,用余生慢慢分享。如果他们没有走到最后,男人也修炼成功。从此爱情这个青春柔软的词从男人的世界里消失。爱情不过是人生的一件事,婚姻是另外一件事,男人还有更多的事要做。 女孩酿酒有风险。首先要选一泓清流,有好的水质才能酿成好酒。酿好了之后还要小心守着不被别人偷走。与其被偷,还不如去偷别人的。有些人想走捷径直奔酒而去。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如果遇上一个四十岁的男人,她就能坐享男人四十年的人生经验,财富和人脉积累。所谓少奋斗二十年,跑步奔小康。只不过好酒有酿酒师看守,还有无数人争抢,未必能到手。除非酿酒师凑趣死掉了,或者这酒自己端上来。只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一般不会因为一个觊觎酒的人而开掉了酿酒师。不止责任感,还有数十年相濡以沫的情谊,以及深深交织的关系。如果这点不顾惜,那这坛酒未必是上好的酒。 宋太太初次见海藻时很克制,她并不认为是海藻是威胁。等到后来,她看到了他给海藻筑的爱巢装着自己曾经的梦想才意识到自己辛苦半生酿的酒真给人偷走了,恼羞成怒。宋思明并不打算和她离婚。海藻本来也是乖孩子,卿本佳人,无意做贼。后来的发展其实都是半推半就,顺水推舟。海藻和小贝 的恋爱就像两个孩子过家家一样,单纯可爱。如果一切顺利,海藻可能糊里糊涂的结个婚生个贝克汉姆。但是,不幸的是她有一个大力水手一样的姐姐。海萍这个强干的女人是整个事件的推手,她把丈夫和妹妹都带上自己强迫症般的节奏。 选择婚姻的姑娘们就像拿着青春和机会成本作砝码与命运赌博,并且是轮盘赌,输了不能重来。希望姑娘都有好运气,能抽到好签,饮到醇酒。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Milestone

————————————————————————————————————- 时隔一年之久,重启荒芜的后花园。 这一年兜兜转转,流浪许多地方。换过blogger,blogbus,douban,还有自己的独立域名 http://www.dezhaos.com  国外的服务器被屏蔽,国内的服务器不靠谱。乱世飘零,得学狡兔三窟。重启旧地不过是为了多一个收留文字的地方。 过去的一年像坐过山车,发生了很多事。今日归来,已然脱胎换骨。一条分割线分开过去未来,算是Milestone。重新启程上路。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