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江南走过

7月1日是我离开苏州N-1年的纪念日。在苏州的一年是我离开校园的第一年,有关各种经历的记忆格外的深刻。

苏州是一个很美丽的小城。河水悠悠,绕着古老的城墙静静流淌,荡涤着千年的时光。春日夹岸桃树灼灼其华,像燃烧的云霞。烟雨迷蒙时节,白墙黛瓦沐在细雨中,宛若水墨。此间,再有一个白衣女子在溪边浣纱,依稀江南旧梦。

白衣飘飘的学生时代如云中漫步,对世界和人世有许多幻象。一旦跌入红尘就是降落到地面踏实走路。当时快毕业的时候一想到就要淹没于滔滔人流滚滚红尘一下子没了存在感,对前路充满忧虑。

N年前6月30号与同宿舍的唐一起离开校园,7月1日抵达苏州。唐的哥哥的朋友帮我们在沧浪区找了一个月租两百多块的房子,那里属于待拆迁区,棚户林立,三教九流各色人等杂处,俨然贫民窟。我们的房子二层的一间阁楼,有一扇朝北的窗,看不见星斗。夏日的姑苏城格外炎热,小区临河,蚊子也多。刚到的第一天晚上,我没睡着裹着床单跑到了外面的广场上睡马路边的长椅上,俨然流浪汉。两个月后唐搬到了公司住,剩我一个人坚守。没想到一住就是一年。

我住的小院四面都有房子,住满了人,于是我有各种各样的邻居。对面一开始住着一对小情侣,经常嬉笑打闹,貌似挺快乐。后来搬走换了一对露水鸳鸯,男的不知因为什么失了业,女子和他大吵了一架然后拎包走人。后来男的做了酒店保安,天天晚上打电话勾搭了酒店的歌女。隔壁那间房子像一个旅店,一年之内换了四五六拨,住过中年夫妻年轻情侣小姐妹甚至艾滋病人。艾滋病男子是处理医院垃圾的工作不小心被针扎到感染。刚得知消息的时候我特别惊恐,赶紧上网查了一下蚊子是否会传染,后来得知没事方释然。隔壁住过的四姐妹貌似对我挺好奇,她们可能想知道这个每天一个人独来独往表情落寞的小伙到底是江湖上哪个门派有何深仇何以隐居于此。有一次深夜感伤境遇痛读离骚,语调悲切。然后听到隔壁敲房间的墙,咚咚咚响,后来听到哭泣之声。再后来她们搬走了,自始至终不知道名姓没讲过一句话。楼下住着一家山东人,基本上全家人都在这里。夫妻两人和他们的三个女儿一个还在上学的小儿子。夫妻俩艰难度日,女子做清洁工作,男子拉着车子卖过烤红薯卖过水果,经常看见他在巷子里劈柴烧火。一脸黝黑,常让我想起卖炭翁。大女儿在别处做工不常见,而女儿非常活泼,每天下班常常听到她大喊:妈妈我回来啦!然后在房间里也高声说笑,我在二楼都听得到。她常“欺负”她妹妹让她洗衣服,碰巧小妹妹也乖巧听话,不然不知得有多少纷争。楼下还有另外两家都是一对中年夫妻带着一个孩子,大一点的孩子经常为作业的事和母亲吵架。那时候每天早上黎明经常听到女人们围在水龙头周围一般洗衣服一边聊家常里短。有时候也会有隔壁院子的人来串门。刚到那里不久有一次看到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子在水边洗衣,波浪卷发。当时情景挺美。后来,看到她拉直了头发,变成清秀的学生摸样。多年以后,看侯孝贤的电影《风柜来的人》,想起在苏州的岁月突然很难受。只是重回故地,当初那些人基本上都已不在了。

那个院落临河,河上有小桥,桥上有各色行人。当然也有姑娘,夏夜独立小桥风满袖。浊世男子或围着台球桌子赌博,或拿着大刀、鱼叉、棍棒在午夜火拼。我有一次在网吧回来看到一群人拿着各种武器追赶一男子,那男子之前已在网吧被保安制服,从他包里翻出一把砍刀。还有一次是两支队伍群殴,有一人受重伤几欲毙命。侯孝贤杨德昌电影中的场景在这个美丽小城的夜晚真实上演,这让刚从象牙塔出来的我大开眼界。有时候想如果我不小心卷入他们的纷争该如何自处?

俗世岁月悠悠,日子要一天天打发。春光虽好,然而“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纵有无奈,亦复如何?我最多的消遣是走过数百年的万年桥,穿过上千年的胥门,抵达窗明几净的苏州图书馆。苏州图书馆的设计非常别致,进门是一扇月洞门,门后面有一大块玻璃映着前面的月洞门,一步步走进去有登堂入室之感。在孤寂的岁月,书是最好的安慰。客居姑苏一年,扫荡了苏州图书馆几乎所有想看的书。晴朗日子有经史,烟雨时节有诗词。因常抱书穿梭于陋巷,邻居以为奇异,言曰必是“有故事之人”。

在苏州的那年第一次在外面过春节。除夕晚上找不到地方吃饭,一个人在家吃泡面。烟花在夜空中炸开映得夜晚若白昼。天空中的烟花盛开绚烂至极,地下看烟火的人孤寂至极。那个春节看过了一生中最多的烟火。也是在那个春节丢了手机,在最热闹的日子里断了一切联系。元宵节的时候在胥门前的百花洲有猜灯谜的活动,在护城河边的树上挂着一串灯谜,猜中了可以换礼物。那天我赢了一大堆毛巾牙刷牙膏之类的,只是没有人分享小小的喜悦。晚上的百花洲再一次烟花盛开。热闹那是相当热闹,清冷那是相当清冷。

那一年的春天一直下雨,印象中一直都是无边无际的雨。天地一片静默。我打江南烟雨里走过,看到小巷人家的灯火觉得格外的暖。然后,再一个7月1日到来的时候我离开去了上海开始新的生活。在苏州刚刚好整一年。

当初的迷惘,焦灼,孤寂,都消解在江南烟雨里。

Advertisements

About dezhaos

What Can I say?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