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0

沉睡的年轻人

多年前,读到一篇短文《沉睡的人》: 这天,有一个年轻人匆匆赶着路,他叫贝克,他是想到镇上去找份工作。天很热,这会儿他实在太累了,就擦了一把汗,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躺下来,不多一会儿,贝克就睡着了。就在贝克睡觉的当儿,一辆华丽的马车朝这里奔来,突然,车子出了点小故障,“嘎”地停住了,就在车夫修车子的时候,车上一位年长的绅士和他的妻子走下了车,他们一眼就瞧见贝克睡在那儿,绅士说:“瞧这孩子睡得多沉!要是我也能那样无忧无虑地睡一会儿,该有多幸福!” 绅士的妻子感叹道:“像咱们这样的老人,再也睡不上那样的好觉了!看那孩子多像咱们心爱的儿子呀,能叫醒他吗?” “哦,咱们还不知道他是谁呢。” “看他的脸儿,那样的天真无邪!” 这绅士很富有,他唯一的儿子前年不幸死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往往会做出奇怪的事来,比如说,认一个陌生小伙子为儿子,并让他继承自己的家产,可是,贝克始终没醒来。 这时马车夫叫嚷起来:“老爷,快走吧,车修好了。”老夫妻俩依恋地望了一眼贝克,快步走向马车…… 过了几分钟,一个美丽的姑娘踏着欢快的步子走来了,她也瞧见了贝克,天哪,一只大马蜂正嗡嗡地在贝克头上飞来飞去,姑娘不由得掏出手帕在贝克头上挥舞着,把马蜂赶走了。也就在这时,姑娘看着贝克,一颗芳心突然像小鹿般“怦怦”直跳:他长得多俊啊!可是贝克却丝毫未动,姑娘只好怏怏地走了。要是贝克能醒来,也许就能和姑娘认识,甚至结亲,要知道,她父亲可是个大百货商哩! 姑娘刚走开,两个帽沿拉到眉头的强盗悄悄地溜过来了,他们看见贝克躺在路边香甜地睡着,歹念顿时闪上心头,一个强盗说:“也许这小子身上有钱!”另一个强盗掏出了锋利的匕首,步步逼近:“过去摸摸看,如果他醒来,就用这个来对付他!”他们正准备下手时,一条狗跑了过来,两个强盗嘀咕起来:“慢点动手,可能狗的主人就在附近。”“我们还是小心为妙,赶快离开吧!”两个强盗说着就溜走了。正在这时,又一辆马车过来了,“隆隆”的声响惊醒了贝克,贝克和马车的主人打了个招呼,搭上车,很快消失在烟尘中…… 贝克不知道在他睡眠时发生的一切幸运和险象,这又有什么呢?世上有谁不是如此呢?————————— 夜里躺在黑暗中想起这篇文章,感觉自己就像这个熟睡的年轻人一样。这么多年来和许多美好的东西擦肩而过,却都没抓住。可能很多人都一样,世事一场大梦,你不知道生命中曾经错过什么。或者,后来知道了却已不能回头。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有一个朋友曾遭不幸,煎熬多年。昨晚电话我说要去纵酒,过一天是一天,不知还能有多少时日,我听语气有异,遂过去陪着痛饮狂歌。天亮回来上班。打开邮箱,收到北京一位朋友的邮件更让我吐血。邮件说:“我要是死了,你得帮我处理一些事情。不是财务上的,就是帮我给我想捎话或者捎物的人带话带物。” 所托太重,我担不起。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年华逝去,功业未成

在一个豆瓣小组里看到有些小朋友的遭遇的困惑与纠结,仿佛看到曾经的自己。每一个人成长过程中都会有一个心理震荡期。在这个阶段自我意识开始膨胀,重新审视自我,理清自己和世界的关系并且试图思考终极问题。如果能成功突围就会上升到一个新的台阶。不然,可能陷于无止境的纠结和自我消耗。  曾经被困于一无所知和知道很多之间,痛苦不已。那时候觉得要么一无所知,像耕夫渔樵,只关注当下实实在在的事,活得倒简单浑然。要么知道很多,对世事通达无碍。 幸好在成长过程中,在不能向亲朋师长求教解惑而无助时遭遇图书馆和互联网。这么多年一个人磕磕碰碰走过来,到今天算是破茧成蝶了。虽然在精神和物质上都远远没有臻于完满,至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并且不再因为无知而困惑。虽未悟得大道,至少已无纠结。曾经众里寻她千百度,然后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 唯一的遗憾是 上帝曾经给了我一把好牌,但是年少时候不会玩,肆意挥霍,信手出牌。等到慢慢摸索出门道时,好牌打出好几张时间流逝了好几年。我把这看作获得出牌经验付出的代价。现在步步为营,把剩下的牌打好。 电视剧《血色浪漫》中有一个镜头印象很深刻:钟跃民执行特种部队任务之前跟朋友吃饭,用筷子很有节奏地敲打盘子,边敲边吟:“恨年华逝去,功业未成”。心有戚戚焉。不知何时能如周公瑾大醉狂歌:“大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发狂吟。”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